????唐苏苏身体软绵绵的,眼皮沉重地像灌了铅,她模糊的意识隐隐能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阴戾、暴虐、雄狂。????是尼德霍格。????“睡……”她恍惚间听到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能睡!唐苏苏努力睁着眼睛,只是身体力量太少,导致思维有些停滞,思考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她缓缓转过头,呆滞的目光看向近在咫尺的人。????那双桀骜如火焰的瞳眸,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复杂难辨。????唐苏苏心里缓慢地浮起一丝疑惑,可是铺天盖地的睡意下,大脑根本不能思考。????……????唐苏苏是被柔软的羽毛蹭醒的。????身体似乎还有些使不上力来,连视线都被蒙上了一层水雾。????和中基尔特的诅咒时症状一模一样,简直像是完美复制的孪生子。????事实上,与其说是孪生子,不如说基尔特的诅咒是掩护她身上真实迷咒的障眼法,为了掩护它而存在。????打一开始,奥斯汀就设计好了一切,一环套一环。????真不愧是她曾经最信任的神只。????哪怕现在,唐苏苏依然想不通,他到底有什么不满。????她已经将世界的主权交给了他。????尼德霍格被封印,她消失,他就是名副其实的主神之首,还有何不满?????唐苏苏眨了眨眼睛,视线清晰了一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柔和的金光,在黑暗的深渊里显得非常的显眼。????柔软的金发散落而下,雪白不染尘埃的羽翼收拢,恭谨而谦卑地单膝跪地,在床边执起她的手,吻下,“您醒了?”????唐苏苏盯着他看了一会,“斐珞尔?”????天使这个种族,并不是阿芙忒弥斯创造的,而是爱神那一世,奥斯汀亲手创造的附庸种族。????“拜见您,殿下。”纯洁的天使谦卑道。????这熟悉的腔调,让唐苏苏的眸光顷刻间冷了下来,“奥斯汀的鹰犬?”????听到鹰犬二字,大天使怔愣了一瞬,立马垂眸,声音恭敬平和,“我不是,殿下。”????“我是被他抛弃的一部分。”斐珞尔轻声道。????唐苏苏刹那间看向他。????什么意思?????“我是他灵魂中的‘敬畏’。”斐珞尔继续恭敬地垂首。????神系大陆中,万物生灵心中皆存敬畏。????众生敬畏神灵。????而已经屹立在云端的神灵呢?他们端坐在至高无上的神座中,力量强大、几乎没有束缚。????他们唯一敬畏的存在,便是他们的创造者——阿芙忒弥斯。????哪怕是堕入黑暗、桀骜乖戾的基尔特,神魂深处也深藏着一丝敬畏。否则,乖张如他,根本就不会在关键时刻放弃遵从心底的欲望,而是不顾苏苏意愿去吻她。????心存敬畏,行有所止。????保持一颗敬畏之心,所行所做便有底线。而奥斯汀则抛弃了这条底线!????也就是说,现在没什么他做不出来的!只要达到目的,他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唐苏苏猛然看向身边的斐珞尔,“他想做什么?!”????“让一切回归最初。”斐珞尔回答。????“什么?”唐苏苏没有听明白。????斐珞尔道,“让主神陨落、世界树枯萎、大陆毁灭,他想要一切都回归最初的混沌。”????唐苏苏心脏刹那间漏了一拍!回归混沌,世界消失,那是她最初诞生时的状态。????昏暗的混沌中,只有尼德霍格和她,除此之外,再无一个活着的生灵。天地鸿蒙,没有色彩,只有一片混沌。????那是用‘孤寂’都无法形容的寂寥。除了她和尼德霍格,什么都没有。????看不到少女的表情,斐珞尔安静地半跪在她床边,精致的侧脸安详宁静,双眸轻阖,淡金色的眼睫纤长如蒲扇,容颜平和得仿佛大教堂穹顶上圣洁的壁画。????然而他身后笼罩一层柔光的白羽中,却是缓缓飘落几根黑羽。????不止是飘落的那几根,收拢的羽翼上,也出现了几道突兀的色彩。????唐苏苏视线落在他背后。????斐珞尔似有所觉,面无表情地将黑羽拔下、捏碎,“抱歉,让这肮脏的色彩污染了殿下的眼睛。”????黑羽,是堕入黑暗的标志。????斐珞尔认真地拔下黑羽,但那羽毛越来越多,像是无穷无尽。????唐苏苏制止他,“住手。”再这样下去,她怕他秃了。????斐珞尔手一顿,阖上的双眸转向唐苏苏的方向,“您不讨厌吗?”????记忆中的她,最是讨厌和黑暗相关的一切了,哪怕是单纯的黑色。????唐苏苏现在并没有这种偏见。她更好奇的是,斐珞尔身上的黑暗气息越来越浓烈了?????“因为奥斯汀在窃取黑龙的力量。”斐珞尔恭顺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哪怕他是被奥斯汀舍弃的一部分,但是灵魂之间的联系根本无法完全割离。主魂堕入黑暗,他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您体内的神格,也浸染了黑龙的血液,所以才会令你陷入沉睡。”斐珞尔道。????唐苏苏忽然反应过来,她现在……好像不困了?????她试着调用力量,柔和的神光一点点浮现在手中。????“这是您体内的神格。”斐珞尔伸出手,一枚黑色的菱形神格悬浮在他掌心,浓郁的墨色之中,隐隐闪现着血芒。????唐苏苏接过神格,从掌心里涌出熟悉的气息,不止是尼德霍格那富有侵略性的气息,还有帝斯特的、克里斯汀的……每一个主神的气息都在神格中烙下了烙印。????这颗神格,是唯一一颗,不是由她创造,而是由奥斯汀创造的神格。????斐珞尔,“创世之书并不完整,殿下从我手中拿走的创世之书只是一半。”????唐苏苏想起当初自己爬神像去偷创世之书的经历……????“抱歉……”她道。????“那本来就是殿下您的所有物,我只是替您保管。”斐珞尔微微一笑,依然阖着双目,“我并没有私藏创世之书。????另一半创世之书,在奥斯汀手上。他现在深渊底层,其他几位主神也在,他不仅持有一半创世之书,还获得了一部分黑龙的力量。????主神们并不是他的对手。”????唐苏苏闻言,立马要走。创世之书本来就是克制主神的存在,更何况奥斯汀还获得了尼德霍格的力量。现在整个世界,几乎没人能够克制奥斯汀。????没走两步,斐珞尔突然伸手将她护在身后,平和的气息瞬间锋利,“殿下,有人来了。”????唐苏苏立马紧张地抬眸看去。????墨发紫眸的青年在几乎融为一体的黑暗中显形,摄人冰冷的目光盯向斐珞尔,气势和斐珞尔不相上下,“放开她!”????“鸦!”唐苏苏下意识地唤道。????青年的脸色瞬间软化柔和,想要上来,又怕斐珞尔对她不利。????斐珞尔没想到唐苏苏会这么熟稔地跟一个浑身充满黑暗气息魔物打招呼,毕竟以前她是最讨厌魔物了。????而且以他看来,对方身上的黑暗气息简直浓郁得可怕。????见是她熟人,斐珞尔抿着唇松开了手。????鸦眼疾手快地将人抢了过来,紧紧抱在怀里。????大不敬!????鸦的动作让斐珞尔面色瞬间紧绷,准备出手维护创世神的荣光。????可是出乎他预料的是,唐苏苏似乎并没有生气对方的举动。????斐珞尔动作一止,他是奥斯汀中‘敬畏’的一部分,除非唐苏苏表现出明显的厌恶抗拒,否则不敢逾越地擅作主张对鸦动手。????鸦带来了现在外面的消息,世界已经被混沌侵蚀得只剩下毁坏三分之一了,克里斯汀他们都在奥斯汀手中。????唐苏苏犹豫了一瞬,并不想让他也淌进这趟浑水。????没人阻止奥斯汀,如果真的让他灭世成功,任何生灵都不可能独活。????但是如果是去阻止……去了的人必死无疑。前者还有一丝生的希望,后者几乎必死无疑。????“您要去吗?”鸦瑰丽的紫眸看向她。????唐苏苏默然,如果她说她去,他是不是也要去?????“您的意愿便是我的愿望。”鸦眉梢微挑,“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是不死的?”????唐苏苏凝眉,怎么可能不死?哪怕是主神,神魂消散后,也会彻底湮灭。这个世界不缺乏与天地同寿的长寿种,但不论再长寿,身体损伤、灵魂消散,也代表着彻底湮灭。????若大陆毁灭,哪怕是天地同寿的长寿种,也会湮灭在无边的混沌中。除非是——原初神!????“走,你去哪,我跟到哪。????你要做什么,我都陪你。”青年懒懒地勾着唇角笑着,露出洁白的齿牙,像是只吃饱睡醒的豹王,缓缓伸出利爪,开始展露锋芒,向外界传递出一种凛人的压迫。????野性难驯,疏懒枭狂。????唐苏苏感觉他似乎哪里不一样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斐珞尔将二人送到深渊宫殿的出口,便不再继续走了。????唐苏苏问道,“斐珞尔,你不离开吗?”深渊的环境,对天使并不友好,他羽毛黑化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这其中固然有奥斯汀在窃取黑龙力量的缘故,但也不乏被深渊魔气的影响,如果离开深渊,他的情况会好许多。????“殿下,我不离开。”金发的天使容颜安详,温顺地笑道,站在那便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心里挂念着克里斯汀他们,唐苏苏不再劝说,对他点了点头,和鸦一起离开。????……????光明纪,光明神奥斯汀邀请爱神阿芙忒弥斯去看他新生的眷族。????自在圣光中诞生的种族,唯有一人最夺目。????圣洁高贵的雪白六翼,金色如瀑的长发,鎏金色的双眸耀眼如朝日,像是盛满了辉光。????“你叫什么名字?”????“还没有名字,殿下。”????“你的眼睛,和奥斯汀一模一样呢。????像是……盛满了光。”????大天使一怔,宠辱不惊的白皙俊脸上浮现一缕红,声音羞赧得近乎呢喃,“感谢您的喜爱,殿下。”????“斐珞尔。????你就叫斐珞尔,它在神语中,寓意着……神光。”????……????唐苏苏似有所觉,回眸。????斐珞尔像是一尊雕塑,一动不动,紧阖的双目‘看’着他们的方向。????唐苏苏后知后觉,他似乎从刚见面到现在,都没有睁开过眼睛。记忆中的斐珞尔眼睛明明十分漂亮,瞳孔里和奥斯汀一样凝聚着浓郁的光元素,宛如朝阳。????“斐珞尔,你……能睁眼吗?”鬼使神差,唐苏苏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问出这一句。????天使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恭顺地单膝跪下,眼睫轻颤,“无意违逆您的命令,我只是怕吓到您……殿下。”????唐苏苏知道,如果她态度强烈点,斐珞尔肯定不会拒绝。????不过她不愿意强迫别人,只是朝他点了点头,让他保重。????斐珞尔安静地注视着两道人影消失,他现在身后的羽翼已经黑了二分之一。????他敛下眉目,将一把象牙白的匕首刺进心脏。????匕首刺入的那一刻,他羽翼黑化的趋势戛然而止。代价却是——身体消失。????像是风化的石面,羽翼、四肢、驱赶,都变成了一道道光点,带着朦胧的微光飘散。????只愿做您永不坠落的神光……光明如昔日初见。????…………????深渊底层,这里出乎唐苏苏意料的,并没有什么守卫。????不过也是,深渊裂谷是尼德霍格的封印之地,哪怕它陷入沉睡,沉睡间溢出的气息也不是什么存在都能承受的。????如果实力没有达到主神级别,根本进不到这里。????黑暗中没有踪迹的死亡之风,能在顷刻间将高阶魔物撕成碎片,这里简直远胜于深渊中的任何险地。????继续往里走,黑暗之中忽然多了光,不是明亮的白光,而是血色的幽光。????那是一颗巨大的树,宽阔的树冠、粗大的树干,仿佛能容纳一个世界。????它通体黑色,上面布满了红色的图纹,和唐苏苏记忆中充满生机的世界树不同,它充满了死气,诡谲又阴森。????树干上没有叶子,只有无尽的藤蔓,黑色的藤蔓形成了五个茧状物,藤蔓上不时闪过流光,像是在吸收力量。????唐苏苏眼尖地看到一个茧下掉落的一块鳞片。????那是帝斯特的鳞片。????茧里面是帝斯特他们!????唐苏苏眸色一缩,毫不迟疑,神力化为利刃向一个大茧顶端吊起的藤蔓削去!????还没等金刃削断藤蔓,那藤蔓便缓缓抽开,里面一个红色的身影落下。????“奥古斯特?”唐苏苏惊喜地走过去,奥古斯特没有死?????蜷缩的人缓缓抬起头,区别与奥古斯特的更加锐利的面容。????是基尔特!????唐苏苏下意识退后一步,刚才在藤蔓中昏迷的人也醒了,眸光锐利,融入灵魂里战斗的本能,在眼睛睁开的那一刻,大脑就迅速苏醒,收集周围的讯息,几乎不需要适应。????但是哪怕意识适应得再快,被抽取了大量力量的身体却迟钝得可怕,摇摇晃晃连站都站不稳。????“您……”看到唐苏苏那一刻,基尔特眼里闪过惊愕!????醒了!她怎么会醒了?!????唐苏苏的惊讶不比他少。基尔特和奥斯汀合谋,怎么也被束缚起来吸收力量?????奥斯汀背弃了他的盟友?唐苏苏心底闪过一缕讽刺,和奥斯汀合谋,无异于与虎谋皮。????“基尔……”唐苏苏话音还未落下,虚弱的青年身上猛地腾起一束束火焰,宛如锁链般向她飞过来。????唐苏苏一惊,白银权杖凝结,磅礴的金光凝聚。????她快,有人比她更快!????残影掠过,下一秒,暗色的长刃从身后贯穿基尔特。????黑发紫眸的青年已经出现在他身后,手里握着长刃的另一端,平日慵懒的脸上肃杀冰冷,宛如行走在暗夜里孤狼。????潜伏、欺身、接近、一击必杀,完美得如同教科书。????暴起的火焰枷锁戛然而止,基尔特抬起头,桀骜张扬的眉眼宛如夏花凋零最后一刻的绚烂。????他摇晃地站起来。????鸦皱眉,右手再往前一送。????“唔。”基尔特闷哼一声,咽下喉中的腥甜,暗淡的眸光却带着嚣张的笑,“你醒了,也没关系。????反正差不多结束了。????阿芙忒弥斯,已经晚了。”????像是回光返照一样,他原本虚弱的身体猛地暴起发力,向唐苏苏撞过去。????“苏苏!”鸦连忙去阻止。????“噗嗞——”利刃刺入肉体的闷响。????基尔特直接撞在了白银权杖尖端的到利刺上。????不管是鸦还是唐苏苏都愣住了。????像是很满意自己带来的冲击,他昂着头乖戾地看了唐苏苏一眼,出其不意继续朝前。????像是一只最凶狠的野兽。????那眼里的狠意让人心惊。????“这是你欠我的。”????权杖直接顺着他的力道撕裂了他的胸口,基尔特顺势抱住眼前的人,将头埋进唐苏苏脖颈,亮出牙欲要狠狠咬上一口。????可是最后还是不舍得地收了回去。????明明是将死之人,可唐苏苏却觉得他此时的力道大得惊人。????“你什么时候,能不那么讨厌我呀?”唐苏苏感觉脖颈里有什么炙热的液体滚落,烫的皮肤生疼。????青年环在她身上的力道好像在缓缓减弱……????“能不能不要去……????这个世界有什么好的?????睡一觉……您只需要睡一觉就好了……”基尔特蹭着近在咫尺的温暖,不舍得放手,声音逐渐放低。????唐苏苏被他这几句话中巨大的信息量吸引了注意力。????基尔特的样子,并不像是被奥斯汀背弃,反而像是……心甘情愿?????为什么他一直跟她反复强调,睡一觉就好了?????在她失神间,鸦已经将人狠狠摔到了一旁,眸底凝霜。????“苏苏!”他立马上来检查伤口,看她并未受到什么伤害,松了一口气,准备把只有半口气的基尔特干掉。????然而基尔特的模样却迅速发生了变化,锐利的面容变得柔和起来,从威严霸气的火焰君王变成了漂亮至极的美少年。????唐苏苏立马拦下补刀的鸦。????‘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双酒红色的眼睛里闪过迷茫,然后横生戾气。????剧烈的疼痛从胸口传来,让奥古斯特近乎暴躁!谁伤的他?????脑海里浮现出昏迷前最后一幕,奥古斯特漂亮的眼睛戾气丛生,含着凛凛杀意猛然抬头看过去。????映入眼帘的,不是那张讨厌的脸,而是他日思夜想的容颜,“苏……苏?”????他惊喜地出声,想要再大声一点,可是出口的声音却细若蚊吟。????而且因为说话牵动伤口又是一阵剧烈的疼,让他倒抽一口冷气。????他低头,果不其然看到胸口两道血洞,这样的伤势放在普通人身上早死了,若非这具身体生命力强悍,他恐怕再也醒不过来了。????基尔特并没有选择直接消灭奥古斯特,而是吞噬了他。不管是鸦的武器,还是白银权杖,不仅作用于肉身,更作用于神魂。????基尔特神魂受了重伤,所以被他吞噬还未彻底融合的奥古斯特,反而接手了这具身体?????唐苏苏心底隐隐浮起这个猜测,她有很多话想问奥古斯特,但是现在不是好时机。????因为,黑色的世界树发生了变化,上面另外四个茧越收越紧!????“鸦!救他们!”唐苏苏紧张道!????“是!”????两人合力将另外几个悬挂的大茧斩断,大茧应声而落,黑色的荆棘藤蔓抽开,露出里面的人来。????克里斯汀……帝斯特……阿莫斯……甚至连兰蒂斯也在!????基尔特、奥古斯特、克里斯汀、帝斯特、兰蒂斯、阿莫斯。????唐苏苏脑海里灵光一闪,恍惚间感觉自己像是抓到了什么!????前五个都是主神,就算没有神格,也有神魂!????而阿莫斯……她以前看不出来,可是融合了阿芙忒弥斯的记忆后却隐隐感觉得到,阿莫斯的力量竟然不逊于主神!????“苏苏。”????“母神大人。”????“姐姐!”????清醒过来的人看到唐苏苏眼里都闪过诧异,然后瞬间紧张起来!恨不得立马将人带走。????这里很危险!????“快离开这里!”克里斯汀几乎是想也不想,也不管可不可行,想要凝聚力量送唐苏苏离开。????“母神大人……”低低的声音从世界树后方的深渊里传来,像是隔着另一个时空,“他说的对,您应该离开这里。”????“奥斯汀!”唐苏苏视线猛地射向世界树后方。????淡淡的辉光下,一名气质温和优雅的男子缓缓走出,每一步像是踏在光上。????容颜俊美温文,不带一丝侵略气质,气息柔和,是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舒服。????他就像是春天午日的一束阳光,既不炙热也不会过于刺眼,恰到好处。????不过此时,这束阳光里,却带了别的东西。????浅金的长发末梢已经染上了漆黑,一只眼睛已经被晕染成了黑色,如果说他之前是一束光,现在,这束光下却多了阴影。????他像是站在阴影和光明的交界处,在他身上有种割裂感。????在他出现后,遮天蔽日的世界树迅速枯萎,露出树后的光影——????幽深不见底五指的黑暗,像是一个黑色旋涡,吞噬一切,令人胆寒。????黑暗之中,又隐隐可以见到巨兽峥嵘的一角。????冰冷的鳞片……翼翅上的倒尖,光是沉睡时无意泄露的气息便散发着恐怖的侵略感,霸道地展现着力与权的极致。????那是一尊沉睡的庞然大物——黑龙尼德霍格。????此时,他还并未苏醒。巨大的法阵充斥它周围空间,冰冷的锁链缠绕他巨大的身体,都在吸取他的力量。????看到那铺天盖地的转化力量的法阵,唐苏苏愣住了。????尼德霍格的骄傲,怎么会任人抽取力量还不醒来?!????哪怕是她当年也做不到让他强制沉睡,只能将他封印而已。????还是……他不愿意醒来?????“您……在担心他吗?”温雅的声音让唐苏苏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面无表情地转向奥斯汀。????鸦听到这句问话,紧张地看向唐苏苏。好像他心底,十分期待这个答案。????唐苏苏没有出声。????奥斯汀笑了,理所当然道,“是我多虑了。他曾经破坏了您的世界,您那么厌恶他,怎么会担心他?”????鸦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抓了抓胸口,有一种无端的烦躁。????无处宣泄的躁意,让他选择直接动手!????“鸦!”唐苏苏立马跟上。他一个人,没有胜算。????克里斯汀等人也不甘示弱,迅速跟上去!????锋利的鸦羽铺天盖地朝奥斯汀射去,锋利的长刃隐藏在黑羽之中。????空间锁链束缚!????巨大的镰刀虚影在奥斯汀头上凝结。????湛蓝的海神三叉戟正面突袭!????恐怖的雷霆,从天而降!????白银权杖化为长矛!????几方恐怖的力量压迫之下,整个深渊裂谷的空间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所有聚集的力量一瞬爆发,震荡的冲击波层层扩散开来,仿佛具有灭世之威!????谁都没有留手,几乎全部力量都凝为了这一击。????一本巨大的半透明书页出现,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护罩,上面依次泛起灰、蓝、银色的光华,然后,吸收的力量又顺着原来的轨迹反射回去!????克里斯汀骨碎,兰蒂斯整个左臂被蓝光横切而断,帝斯特一双羽翼折断。????他们对奥斯汀的攻击,原封不动地返回了回去!????创世之书本来就是为了对付主神而制作的,对他们几乎有天然压制作用!????奥斯汀抬手之间,两道光刃分别朝阿莫斯和鸦袭去!????两人欲闪,原本只有一指长的光刃忽然一晃,分出成百上千道半米长的弯月形圆弧向他们斩去!????看似柔和的光之下,蕴藏着尼德霍格恐怖的破坏之力,威力倍增!????两人身上被腐蚀出骇人的伤痕,身体被巨大的力道掼在地上,拖出了数百米的深痕。????白银权杖被数道黑雾扯住,上面的光芒在一点点变淡。????奥斯汀伸出右手,黑色的锁链刹那间缠绕住唐苏苏。????只有原初神的力量,才能抑制住原初神。????这是他费尽心力掠夺黑龙力量的原因。????“你看,他们是不是很没有用?”奥斯汀缓缓走进她,眸底温柔,如蓄满朗月清风,“不管是他们……还是这个世界,都不值得您耗费力量尽心维护。”????他是她创造的第一个神只,她说他是这个世界里的第一束光。????他陪着她走过创世之初,看着她分出自己的本源之力创造出主神,看着她用自己的力量一点点完善这个世界,看着她……一点点地变虚弱,却依然不愿放弃这个沉重的包袱。????这是她用生命热爱的世界,所以他也愿意为其倾其所有。????后来黑龙灭世,他除了替她愤怒外,心底又有一丝庆幸,没有这个沉重的包袱,她就不会日渐虚弱了。????他以为这就结束了,没有想到,历史又一次演变。????她仍然没有放弃。????他从圣池里重新诞生时,黑龙已经被她封印了,原本干净的世界里多了深渊和魔物。????她又开始背上了这个沉重的包袱,甚至还想要直接献祭所有,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他想阻止她。可是心底却十分清楚,在她心目中,他们永远没有这个世界重要,甚至,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帮她守护这个世界,否则,他们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哪怕心中再清楚自己因何而存在,他也不愿意亲眼看她消失。????从不违背她命令的他,在她献祭的紧要关头时偷偷拘下了她的神魂,利用她赐予他的力量封印了她的记忆,将她神魂放在圣池中蕴养。????又抽出了各大主神神格的力量,凝聚一枚新的神格。????这一次,他想让她抛弃那些责任,当一名无拘无束的神,不用做什么,她只要在那里、在他看得见的地方就好了。她的世界,他会替她守护。????爱神的神位,影射了他心中那几分不可说的小心思。????可是,命运有时连神都无法掌握。????第二次创建的世界,虽然比第一次要稳固许多,但依然不完美。????混沌开始侵蚀这个世界,诸神之战爆发。????他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即将脱离掌控。????果然……她恢复了记忆。????已经献祭完所有神力的她,这一次再没有神力可以献祭,除了她的神魂。????有了上次教训,这次她直接将自己和这个世界绑定在一起,只要她在这个世界,便任其对她予取予求。????等他发现时,她神魂孱弱如风中烛火。????他只将她的神魂送到他无意间发现的另一个世界,切除她和这里的联系。????这场局,他布置了数万年。????不管是主神……还是这个世界,都是趴在她身上的吸血虫,吸食她血液还不够,还要啃噬她的骨肉、灵魂,既然如此……不如全部毁掉好了。????他们回归本源,成为她力量的一部分,而他的阿芙忒弥斯,会重回到往日的神光。????为此,他不择手段。????奥斯汀指尖抚上唐苏苏的双眼。????唐苏苏感觉眼睛里传来一阵痒意,又酸又疼地开始冒着流泪,眼睛睁不开。????“很快,就会结束。”奥斯汀白皙的手轻轻覆在她眼上,差不多结束了,破坏永远比新建来得更加容易,逆创世过程,黑龙的力量会破坏世界,而他只需要将世界分解的能量用创世之书收集起来就可以了。????但是,亲眼看到这个她创造的世界被毁灭,对她来说还是太过残忍。????还有他们……????奥斯汀平和的眸光看向重伤的克里斯汀他们,那是一种平静到极致的眸光,根本感受不到一丝杀意,因为在他眼中,他们都成了死物。????“该结束了……”金色的神光带着山岳般巍峨的压力向前冲击而去,奥斯汀高高在上,睥睨俯视,“诸位,成为母神的力量,这是你们的荣幸。”????兰蒂斯等人愕然抬首,什么意思?????只有克里斯汀,惊愕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紧抿着唇。????“克里斯汀!你在做什么!”奥古斯特撑着重伤的身体想要动弹,发现四周的空间仿佛被锁定了一样,他们都像是被无形的锁链紧紧地束缚在原地。????奥古斯特恨不得生吞了他!????平时他和他关系不好,互看不顺眼确实想致对方于死地,但在大事上克里斯汀从不会糊涂!????可是现在他竟然倒戈了!苏苏还在那家伙手中,他不去救苏苏,反而将矛头对准了他们。????克里斯汀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质问,灰色的双眸平静如死水,像是死刑的人静静等待死亡。????目光落在唐苏苏的背影上,像是要将她刻进灵魂。????鸦半跪在地,一手撑地,身上是光刃腐蚀的痕迹,浓稠的血浸染衣服,侵染他的眼睫,模糊他的视线。????奥斯汀这一击落实,他们都会消失。????“你给我……住手!”唐苏苏纤白的五指中,紧紧地握着一把黑色的匕首,因为太过用力,冷玉般白皙的肌肤下还能看到淡青色的脉络,看起来纤细脆弱。????匕首向奥斯汀方向刺去,可是因为四肢上缠缚的锁链,移动艰涩又缓慢。????奥斯汀置若罔闻,等一切结束,不用她动手,不论是刀尖还是刃口,他都会遵从她的意愿,亲自将自己送上。????而且,力量完全恢复的阿芙忒弥斯,除了黑龙外,再没有对手。他窃取了黑龙的部分力量,但也仅仅是窃取而已。????“轰!”忽地,天地爆发出一阵爆响,深渊震颤,像是有一只沉睡的巨兽在逐渐苏醒。????刚才还虚弱得只能勉强撑住身体不倒下的鸦猛地抬头。????瑰紫的眼眸里,一簇金芒猛地爆开,像是落入水中的墨汁,霸道地将整个瞳孔渲染成和自己一样的色彩。????灿烂的黄金瞳,像是在高温下融化的黄金,璀璨的眼底,宛如充斥高高在上的王权,耀眼不可直视。????唐苏苏手中的黑龙匕首一瞬间像是活了过来,仿佛有一只手覆盖在她的手上,带着一往无前的力量,牵引着她的手向前刺去。????“唔。”腐蚀的破坏力瞬间扩散到奥斯汀全身,他身上的神光瞬间委顿下来,像是黑暗里即将熄灭的残烛。????体内的力量一点点被抽取,欢欣鼓舞地回到原主人身上。????奥斯汀发末的黑色一点点褪去,露出原来的色彩。只是此时金发却失去了以往的光泽,像是蒙上了一层灰,昭示主人油尽灯枯的命运。????他失去光泽的眼睛看向唐苏苏身后,“你原来是……”????唐苏苏身上的锁链纷纷崩断,一只修长的手从后穿过她腰间,将她往后一扯,她身体瞬间撞入一个坚硬的怀抱。????就像曾经梦境里一样,一双手在她腰间缓缓收紧,像是钢浇铁铸般挣脱不掉。????然而,梦境里的手臂传来的触感是冰冷的、危险的,令人不寒而栗地颤栗。????此时的触感却是炙热而温暖的,令人心安。????脖子上传入一阵痒意,身后的人把头埋进她肩颈,磁性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我曾经很讨厌这个世界。????我以为,既然我们都自混沌中诞生,那么,不管是过去、现在、将来,我们有彼此就足够了。”????尼德霍格和阿芙忒弥斯分别司掌破坏和创造。阿芙忒弥斯神性中便刻着博爱,她爱万物生灵,但不会特别去爱生灵中单独的个体。????而尼德霍格正好相反,他是私欲、占有的代表词,霸道专权,自私偏执。????那沉冽的男声顿了一会儿,有一种苦笑的意味,“可我没想到,我们的关系会因此恶化到那样的地步。哪怕你的世界不在了,你也不愿意再看我一眼。”????匕首是他赠出的,又怎么可能真的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伤得了他?????不管是被刺伤、被封印,都是他默许的。????灭世后,他后来开始反省自己,他是不是……错了?????所以在被封印前,他在她的世界外围,依附她的世界创造了深渊和魔物,试图去理解她创世的心情。????被封印时,他悄悄分出一缕神魂投入深渊业火中,然后压制它的力量,消除它的所有记忆,让一张白纸的它在他被封印的期间了,不带任何主观意识地去替他了解她的世界,替他去接近她、了解她。????他知道她不喜欢他冰冷的鳞片,便令神魂转生成了暗鸦,它的眼睛,会替他注视她,它的羽衣,会替他温暖她。????然后,他们可以重新开始。????唐苏苏腰间的手缓缓松开,她昂首,正好对上一双像是火焰般熊熊燃烧的黄金瞳。????青年俊美深邃的五官硬朗凌厉,哪怕收敛了威压也散发着迫人的侵略性。????他薄削的唇角微弯,目光明亮像是融进了烈焰,灼灼黄金瞳里只剩下了她的身影,“其实,我还是不喜欢这个世界,因为它分去了你的注意力,我想让你的目光,永远只停留在我身上。????但是……????我愿意为了你,开始热爱这个世界。”????他轻轻握住唐苏苏的手,声音铿锵有力,“这一次,我们,联合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