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梅鹭师祖和竹菁师祖下山两百年后,二人携手归来,次日双双飞升,谷中霞光大盛,灵雨下了整整三天,天地异象整整维持了一日,那些山谷中灵智未开的小动物也受到了影响,漫山遍野的蹲了个遍,久久不愿散开。????道场的弟子们全坐在广场上,感受领悟那一刻玄妙无比的天道规则,整整好几日,广场上都是打坐的人,却一片安静。????而叫凌云谷的人最安慰的,便是梅鹭师祖终于恢复了青春美丽的容貌,与竹菁师祖站在一起时,当真是佳偶天成,举世无双。????再过百年,谷中五位师父也陆陆续续飞升了几位,剩下的也大都不是在闭关感悟,便是在游历天下。????除了凌云谷外,仙道正统这几百年来,也飞升了不少大能修士,随着飞升之人越来越多,这个世界的清正之气越强,就连那几百年前被霄沂端平了的昆仑山,那一直被称为鬼蜮的地方,竟都被净化了不少,听说那篇寸草不生的死地上,边缘已经开始长出了绿草。????几个徒弟也不是收徒的料子,好在莫奈何游历天下,带回来几个好苗子,手把手的教导,成了下一代凌云谷的传人。????菱一前段时间才去了妖界游历了一番,青离那老狐狸忒不正经,想方设法的还要将苏昭与她凑成一对,被舜华追着好一顿打,龙角都差点给他掰下来了,他才算老实。????她与苏昭乃是知己之交,说也奇怪,菱一本不爱喝茶,总觉得苦涩,可苏昭那一手茶艺,不仅美观好看,茶也总是清香纯冽,倒是让菱一品出了几分茶意来。????而且苏昭这人看着温柔亲和,其实高冷不易亲近,因为魇眸的原因,也没有什么朋友,整日在家,除了偶尔去青龙族地外,几乎闭门不出,所以菱一去妖界时总爱找他一起玩。????这时候菱一想到临走时青离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当初身为青龙族长的威严了,明明还在看着书呢,却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姻缘之事不可强求,她和这几个徒弟,如今来看……只有舜华整日被白幺缠得脱不开身,目前还在负隅顽抗,不过菱一觉得以他那傲娇别扭的脾气,能让白幺这么一直缠着,大概率也是跑不脱了。????其他的徒弟们,好像都没什么姻缘线,也是继承了她这个师父铁树不开花的属性了。????“哎……”菱一将翻了一般的书籍放回了书柜上,看着天色也不早了,炽墨应该回来了,该吃饭了。????她这才从藏书阁里走出来,刚出了门,不过低头看一眼自己衣衫规整不规整呢,便有一个小姑娘直愣愣的冲了上来。????菱一收敛了气息,还怕伤了她,伸手去扶了扶她失衡的身子,没料到那小姑娘怀里‘咕噜噜’的滚下来几个红浆果,洒了一地不说,还染红了菱一的衣袖。????“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小姑娘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圆乎乎的脸,生得娇俏可爱,还有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此刻充满了歉意,也不知道是该先捡果子,还是先帮菱一整理衣袖,手伸来伸去的,一时间乱了套。????“无事。”菱一无所谓的甩了甩袖子,笑道:“这一身衣服是素了些,有点颜色,也鲜活。”????小姑娘还有些愣愣的,看着菱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蹲下身将洒了一地的浆果捡起来胡乱的塞进了乾坤袋里,小声道:“对不起,都是我贪吃,不是故意去摘山上的浆果的……”????“说起来,这几年倒是少上山了。”菱一捡起一个完好的浆果,轻轻吹了吹,丢进嘴里,“好久没吃了,还是这个味。”????那小姑娘仿佛是看菱一如此亲切,也眯着眉眼笑了,“是,这凌云山上好东西真多,就这些野果子都好多品种呢,可惜呀,大家都不懂得品尝,白白的叫这些果子都熟烂了,掉在地上化作泥土,多浪费。”????“嗯,说得对。”菱一盘算着,这山上的浆果熟透了,该是打发着徒儿们去摘一波回来,让菱二酿酒了。????小姑娘将地上清理干净了,站起身来,笑眯眯的又拿出两个红彤彤的果子,塞给菱一,“前辈,咱们可真是同道中人,这个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野果,又甜又脆……这两个送给你,就当我的赔礼了。”????“那就多谢了。”菱一毫不客气的接了下来。????“我这是第一次来,我师父带我一起来的……”那小姑娘笑得开怀,拉着菱一兴冲冲的念叨道:“不过我自小就不爱看书打坐,修炼也是半吊子,这凌云谷的藏书阁我一进去就头晕,这么多书啊……简直这辈子我都看不完,好在这山上还是有很多有趣的地方的。”????“只可惜这里的人都只顾着看书学习,都没人跟我玩。”小姑娘拉着菱一的袖子,“前辈若也喜欢这些果子,以后我们一起上山去玩怎么样?”????她修为太低,看不穿菱一的修为,只知道菱一比她厉害,看菱一年轻貌美,人也亲切,只道是终于在这无聊的道场里找到了玩伴了。????“呃……也可。”这么活泼又话痨的小姑娘,好久没遇到了,因为席子语这个大话痨的缘故,让菱一对话痨的人多了几分亲切感。????小姑娘还正待说点什么,身后传来一声淡然冷漠的的声音,“瑶瑶,不可无礼。”????被唤做瑶瑶的小姑娘马上苦着脸,小声道:“遭了,都忘了今天要下山……”????说着急忙转过身,对来人行礼道:“师父。”????菱一转头看去,却是微微一愣,来人也是脚步一顿,两人四目相对,正是一身青衫,温和雅静的楚云。????好几百年……没有见到了。????楚云也只是顿了一下,然后便走了过来,对菱一道:“许久不见了。”????菱一点了点头,笑道:“听说最近昆仑山重建已经小有成效了,恭喜。”????自那次昆仑山被毁,楚云为了救他师父,被废了修为,那之后他并没有放弃,反而是将那些除了昆仑山之外就再无家可归的弟子们聚集在了一起,重建了一个小门派。????就在昆仑山边缘的鬼蜮上,如今鬼蜮的鬼气被净化,楚云修为被废后凭着坚强的毅力重修,也已经到了元婴巅峰,可见他的资质和毅力不凡。????昆仑山虽毁了,可楚云他们留下来的这一波弟子都是心性坚韧之人,这几百年来倒也闯出了一些名头,他统领的昆仑山虽不能与当初的同日而语,可能在逆境之中生长,如今也算是一个中小型的小门派了……????菱一倒也为楚云感到高兴。????楚云淡淡一笑,并未回话,一边的瑶瑶小姑娘抓耳捞腮的好奇死了,但是又不敢这时候多嘴。????两人其实并没有什么话说,楚云的眼低垂,正好看到菱一身上挂着的那个精美的银铃法器,他微微一笑,心中也早已经释然,只是行礼道:“凌云谷的道场让人受益良多,多谢道君了。”????菱一早已经渡劫期,只是没取道号,凌云谷的道场是她打开的,所以大家尊敬她,都叫她一声道君,这待遇和炽墨是一样的。????菱一摇了摇头,“这本是凌云谷祖师爷的功劳。”????楚云也不再说什么,两人微微点头,“门中还有事务处理,告辞。”????说罢,转身带着小徒弟离开。????菱一看着他青衫淡然,整个人的气质和当初不一样了,感觉得到他已经完全放下了那段过往,放下了心中郁结,心境开阔澄明。????待昆仑山再次成长起来,一定又是另一番面貌了。????看着师徒两人,一人淡雅出尘,一人蹦蹦跳跳可爱至极的跟在他身后,还追着问道:“师父师父,那前辈是什么人呀?你们认识吗?”????瑶瑶的声音渐渐淡去,菱一没有也没有再看,转身就看到炽墨似笑非笑的站在那。????“你这什么表情?”菱一没好气的挥了挥手,“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吭声。”????“看师父故人相遇,怕打扰师父嘛。”炽墨走上前来,拉了拉菱一的袖子,伸手一抹,将那浆果的红色汁液化去。????“少来。”菱一将袖子扯出来,笑道:“你可别打人坏主意,他也是不容易的。”????“师父,我是那种人吗?”炽墨十分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你是。????菱一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句,拉过炽墨的袖子往谷中走去,“走了,吃饭去了。”????谷中如今清静了不少,两百年前炽墨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菱玉,因为无法修行,身子又损得严重,便是找遍了天材地宝给她增寿,也还是离开了。????不过席子语说,她下一世福寿绵长,是个富贵安稳的命格,父母疼爱,兄友弟恭,还有个好夫君,恩爱一生,白头到老。????炽墨其实也没有以前那么深的执念了,他能做到的最好的,都已经给了小石头,免她下半生凄苦,虽小石头一直没能开口讲话,但后来恢复得很好,人也开朗了,神智也清醒了些,在凌云谷里开开心心的过的后半生,他也没什么遗憾。????如今就如同他说的,这些师兄弟们一个个都忙,只有他陪在菱一身边,要陪着她这一生一世,等她领悟飞升后,他也会跟着一起。????只是这些师兄弟们如果再忙一点就更好了。????看着突然热闹起来的小院子,霄沂和莫奈何坐在一边喝茶,席子语在小厨房咋咋呼呼的不知道是做饭还是打架,舜华撵着一只山鸡,一只手拿着匕首,满院子的追,鸡毛飞得到处都是,都不知道是要杀鸡还是要杀人。????竟然都回来了,炽墨气结。????整整热闹了一个黄昏,直到天都擦黑了,菱一才看到院子里的桌子上摆好了一桌饭菜,虽然看起来实在是有些难以下咽,但味道闻起来还不错。????“这真是奇了,给徒弟们烧了几百年的饭,今天终于能尝一尝徒儿们的手艺了?”菱一连连惊叹。????“何止是手艺!”席子语神秘一笑,从袖子里摸出了好几坛酒,看那酒坛……十分眼熟。????果然,他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道:“还有师父最喜欢的焚心,这可是我冒着生命危险,在二师叔那偷来的,嘿……我也没搬空,还给他留了几坛的。”????“还是小语语深得我心。”菱一拍了拍他的肩膀。????酒满,几人抬杯,菱一闻着酒香正嘴馋的想要一口闷的时候,突然几个徒弟大声喊道:“恭喜师父,贺喜师父,您老人家今天正式过了五百岁了!”????“噗……”喝进去的一口酒都全喷了出来,菱一肉疼,又好气又好笑,一人给了一个脑瓜崩,“好哇,今天不把你们喝趴下,我就不是你们师父!”????“那我们到底是趴下还是不趴下?”席子语嘀咕了一声。????之后一阵笑闹,月上中天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好几排了,所以说嘛……菱二的焚心,威力是真的大。????勉强还能保持一点清醒的,只有菱一和霄沂了。????“你怎么还不醉啊?”菱一抱着个酒坛子不撒手。????霄沂笑了,眉眼温和,对菱一道:“有个问题想问一一。”????这么多年,他没有改口,菱一早已经习惯了,点了点头。????“师父以后可有何打算?”霄沂轻声道:“如今四族和平,正道欣欣向荣,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徒弟也都有了自己的道路,师父可想过自己?”????“我呀?”菱一眯着眼睛,“也没什么打算的,修炼也懈怠了,也没什么上进心,就想每日躲躲懒,四处游玩一番……这世界啊,我还没玩够呢,就是再呆上一千年,一万年,我也不会倦,你们也不用为我担心,我知你们天赋不凡,就连炽墨……也是在压制修为,就为了陪着我,我心里感动,想劝劝你们……可又觉得不必多说。”????“一一想多了。”霄沂知道她的意思,安慰道:“席子语与我们不同,六界皆可去得,炽墨若是飞升,再想回来就不那么容易了,你也知道,他最在乎的便是亲人陪伴,他的道心便是如此,与其让他如今一人飞升仙界,倒显得孤零零的。”????菱一点了点头,又听霄沂说,“我本是仙胎堕魔,与天道不容,与舜华为妖族一样,想要证道本就比人族困难许多,师父不必多想,这并不是你带累我们,更何况我也觉得……这世界我好像了解得还不够多。”????“是吗?”菱一倒有些意外,她知道,这些徒弟们个个惊才绝艳,虽然霄沂说得有理,可她心中也清楚,他们若是想……便是徒手撕开苍穹,就此拂袖而去,都是做得到的。????不过是在等她罢了,当初她放弃了天道所给予的机缘,也没有后悔过,她如今不过五百岁就已经是渡劫期的道君了,虽比不上几个妖孽一般的徒弟,她的资质也是顶尖的了,飞升不过时间问题罢了。????既然他们有心陪伴,菱一也受了。????“既是如此……那咱们以后啊,就一起好好看看这世界,看它到底还会变成什么模样。”菱一感慨了一声,“肯定会更好的。”????“嗯。”霄沂应了一声,算是同意这个说法。????霄沂的黑化值一直停留在五十,再也没有降低过。????不过菱一的任务早已经完成,霄沂的黑化值也与他是不是要灭世无关了,是他修习无情道,对人世生灵本就淡漠,除了他重视的人,整个世界皆不在他眼中。????他逆天而行,这五十点的黑化值,便是他与天道最后的抗衡,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一一,你看这个。”霄沂自袖子中摸出一个精致的木盒递了过来。????菱一接过,打开的一瞬间,灵光四溢……灵光闪过后,盒子里剩下的却是一根做工精致,简洁大气的玉簪子。????“又炼制了什么新奇法宝了?”菱一好奇的问。????霄沂垂了眼眸,却还是道:“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我想送给自己心仪之人,不知一一可喜欢?”????菱一面色不变,将那玉簪仔细看过,这才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放心,师父帮你看过了,这簪子很好,只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下次可小心点,就这么拿给我,不小心弄坏了就不好了。”????“不过话说回来,小沂儿什么时候有了心仪之人了?”菱一将木盒推回去,放在了霄沂身前,“我们小沂儿如此优秀,配得上世间最好的女子。”????霄沂抬起眼,看菱一沐浴着月光,整个人轻柔温和,笑容明媚璀璨,他微微一笑,将盒子收了起来,“只是那人暂时不愿意收,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我愿意等。”????“嗯,”菱一应了一声,“小沂儿一定能找到那个能陪伴一生,不负你心意之人的。”????霄沂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找到了,也会和她相伴一生的。????霄沂大方的起身,对菱一行了一礼,“师父,我这就回去休息了。”????他改口了。????转眼看了看横七竖八睡了一地的师弟们,笑道:“再喝下去,我也要睡在院子里了。”????“去。”菱一点了点头,看着霄沂回了房间。????月光微凉,她深深吸了口气,拎着一个大酒坛子摇摇晃晃的出了院子,朝着山顶爬去,夜深露重,却只听她叹息一声,“都是好孩子呀……”????……????清晨时,天上飘下了丝丝柔柔的细雨,不凉,只叫人觉得清爽。????菱二看到菱一时,她正杵着一个酒坛子睡在山顶,细雨落在发间,成了一颗颗晶莹的露珠,映着她白皙的脸庞。????他走过去,撑开了伞。????许是听到了脚步声,菱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仰头就看到菱二黑沉的脸,吓了一跳。????忙笑道:“哎呀,二师弟,你怎么也有一把这个伞啊。”????这正是当初菱二奴役着席子语,打造了十来把的,跟菱一本命法宝同款的油纸伞。????那时候被席子语戏称为“夫妻伞”。????菱二的脸色冷冽,目光凉凉的落在酒坛子上,菱一忙拉了拉袖子,想将酒坛子藏起来,可她昨晚抱上来这一坛是最大的一坛,藏不住。????“呵……呵呵……”菱一尴尬的笑了,捞了捞头发,心里想着偷喝了菱二的焚心,还被抓了个正着,不知道又要被怎么罚了。????“走了。”没料到,菱二只是伸出手来,清清淡淡的道:“回去了。”????菱一有些惊诧,小心翼翼去看菱二的脸色。????他一向冰冷沉静,可眼眸蕴着这凉凉细雨,又仿佛多了一分清晨时期缭绕的烟雨,竟是柔和不少。????“好勒。”菱一笑眯眯的伸出手,菱二将她拉起来,随即松了手,将伞往她脑袋上歪了歪,替她挡住了雨露,才转身往回走。????菱一亦步亦趋的跟在身侧,看菱二没生气,也就放松了,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不经意的问道:“二啊,你最近可有什么感应了?”????照理来说,炽墨他们都压制了飞升的感悟,菱二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太可能的呀?菱二可是比肩霄沂一般的存在呢?????他肯定是有什么其他办法压制修为和天道感悟。????“怎么,盼着我走了?”菱二僵硬的开口,却叫菱一越发确认了。????“哪有了,我就是好奇嘛。”菱一感受到这突然降下的温度和语气,忙解释道:“这不是担心你吗?”????“先担心担心自己。”菱二生硬的回了一句。????菱一噘着嘴不敢说话了,这人真的是不会聊天啊。????两人顺着山道一路而下,身影婆娑,相依而走,细雨绵绵……倒是一副绝美画卷。????许久,菱二才道:“当初大师父带我回来时,我答应过他,会尽全力守护凌云谷。”????菱一懵懂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他说这个干什么。????菱二顿了顿,仿佛是下定了决心,才又开口道:“还有你,当初可是大师父抓着手交给我的,让我守着你护着你……我从不食言。”????这么一说,倒是让菱一心头一动,脚步微顿,菱二不知道是没察觉,还是故意的,径直往前走去。????看着菱二几百年来都没有变过的背影,一直都是那么可靠沉稳的他,此刻竟然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想到年幼时,菱二总是牵着她走在这山道上,一遍一遍……不厌其烦。????菱一心中一动,突然笑了,几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菱二的手,交握在一起,菱二一僵,也没动,只是朝菱一看来。????菱一仰着脸,冲菱二明媚一笑,“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这都几百年了,小时候的事情记得也迷糊了,可我却清楚得记得你总是牵着我的手,走在这山道上……”????菱二的表情微微一顿,似也想起了什么,表情柔和许多,唇线微微一抿,像是笑了,最终也没说话,牵着菱一往前走。????菱一拉着他的手,笑道:“既然都要护着我了,那从小就这么牵着我走的,现在也得牵着。”????“好。”菱二轻轻的应了一声,手掌微微用力,握紧了菱一的小手。????菱一笑了。????“得牵一辈子。”????“嗯。”????——全文完结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