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常血拼时, 对购物提不起兴趣的沈竹每每只有替人拎包的份, 今天这个角色互换过来,关域成了陪同拎包的那一个。????两手加起来差不多七八个购物袋, 关域每走一步都格外费劲, 偏偏沈竹就像买上瘾一般,刚从一家出来立马又钻进另一家。????关域跟在后面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平常叫你出来逛街请都请不动, 怎么一来就买这么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搞批发呢。”????沈竹道,“我难得逛街,就一次性多买点啊, 而且下个月我就要和江易然去东京旅游, 得买几套新衣服。”????关域羡慕嫉妒得眼睛都冒绿光了, 站在一旁盯着穿衣镜前的沈竹,愤恨咬牙道, “同样是女人,为什么你运气就这么好, 作为不婚主义的我,现在已经开始动摇了。”????沈竹纠正她:“关域女士,你并不是不婚主义, 你是找不到结婚的对象。”????沈竹一语惊醒梦中人, 关域沉痛地自我反思,发现虽然自己很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像沈竹说的那样。????沈竹顺便提醒她:“其实你并不是没有合适的对象, 我觉得宋梓殷人就挺好的。”????提到宋梓殷,关域愣了一下,没有像往常那样大呼小叫着自己不喜欢毛头小子,而且沉默地闭口不言。逛到下午,两个女人被繁重的购物袋绊住了脚步,沈竹刚准备打车,江易然就打电话过来,说他刚好忙完过来接她。????三月徐州,春意盎然,和风细雨,燕子掠过碧绿湖面,漾开一圈圈水波纹。????这条曾经上学放学每天都要走的路,对沈竹来说熟悉无比。她望着烟雨朦胧的湖心亭,两个老年对坐着正在博弈,更远的地方隐约传来婉转的琴声。????这座城市似乎没有多大变化。沈竹仿佛只是离开了一趟,回来后,一切都是还是从前的模样。人,也还是从前的模样。????公交站台人不多,两个年轻女人在避雨等人,大包小包的很引人注目。江易然车停在对面马路,打着黑伞从车上下来。????沈竹正在神游,还是关域先看到江易然。那男人身姿修长,撑着把黑伞从对面走过来,一双眼睛极黑。之前关域只在照片上见过江易然,鼻高目深很硬朗的一张脸,如今一见,本人比照片更出色一些。????关域用手肘撞了撞沈竹,语气中略带兴奋:“竹子,你老公来了,本人真的好帅啊。”????沈竹望着江易然,心里像蜜罐打翻了一样甜,轻声说了句也就这样,脸上却写着“那是肯定的”。关域忍不住酸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羡慕了。”????江易然已经越过马路来到沈竹跟前,关域立马噤声后退一步给他们让出秀恩爱的空间,同时做好了承受一万点暴击的准备。????江易然的视线一直锁定着沈竹,似乎根本没有留意旁边还有别人,“等很久了,冷不冷?”他的声音与本人极为不符合的温柔,听得一旁的关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沈竹嘴边噙着笑意,脸上大写写幸福二字,轻轻摇了摇头,说不冷。两人这么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令关域打消了自我介绍的念头,只想找个地洞悄悄遁走。????她站在一旁天马行空,江易然忽然将注意力转移过来,望着她友好道,“你就是关域?关疆的妹妹?”????“诶?是啊,你认识我哥?”关域诧异,但很快反应过来。关疆和江易然都是军人出生,况且关疆官不小,两人认识也说不定。关域很兴奋,世界之大,好友的老公竟然还认识自己的哥哥,一切还真是讲究缘分二字。????江易然道,“之前在陆军军校时,你哥比我大两届,后来也一起出过任务,比较熟悉。”????江易然这么一说,关域立马没了拘束感,哈哈大笑两声,道,“那真是太有缘啦,这么来说你和我哥关系还挺好哒!以后有机会一起聚聚呀!”????江易然和她简单聊了几句,看外面还下着雨,沈竹便提议送她回去。关域立马摇头拒绝,坚决不做高瓦数的电灯泡。????结果沈竹鄙夷地看她一眼:“外面下雨呢,你打算在冷风里等公交车啊,而且你家还要转车,我们刚好顺路。”????关域默泪,她只想乖乖做单身狗还不行吗,太过分了。????刚要妥协了,这时一道带笑的声音插.可进来:“你们走,我送关域回去。”????那人一身休闲运动服,笑容灿烂,不是别人,正是宋梓殷。关域更想哭了,比起让宋梓殷送自己回家,她宁愿承受一万点暴击做一顶高瓦数的电灯泡。????沈竹恍然大悟地“噢”了声,笑眯眯地看着一脸郁闷的关域,打趣道,“原来是已经有人送了,那江易然,我们走。”????宋梓殷对沈竹感激一笑,江易然对宋梓殷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撑开伞,搂着沈竹离开了公交站台。????沈竹道,“江队长,以你慧眼识人的本事,你看看这个宋梓殷怎么样,和关域配不配。”????江易然道,“你倒是有闲工夫管别人了。”????沈竹道,“关于女士好歹也曾经卖命为我介绍过相亲对象,现在也轮到我为她的时候了。”她自顾自道,“我觉得宋梓殷挺好的,有时候我都受不了关域那老妈子的脾气,他竟然坚持追了关域半年,要是我果断放弃。”????她滔滔不绝说了一路,没留意江易然眼神渐渐变得犀利,直到她发觉不对劲,转头对上男人漆黑的眼睛。????她笑道,“你怎么了?”????江易然抓住重点,在她耳边低声反问一句:“卖命为你介绍相亲对象?”????沈竹无由来打了个寒颤,心虚地眼神开始乱飘:“啊……也就那么一两个,很久之前的事了……”????话不说清楚,江易然似乎不打算轻易放过她:“嗯?你就这么急着嫁出去?”????沈竹:“哪有,我根本就没想过这回事。”????江易然道,“那现在呢?”????“现在?”沈竹迟疑片刻,她不是能说会道的人,有些直白的话不擅长说出口,有点艰难地含蓄地开口:“遇到你以后,才有这种想法。”????江易然心情忽然又变得好起来,嘴角扬得老高,不依不饶道,“说清楚啊,什么想法?”????江易然笑得很愉悦,就这么一句故意的捉弄,沈竹心里甜得冒红心泡泡了。她咬了咬唇,声音越来越低:“就是遇到你之后,才有才结婚的想法。”????江易然把沈竹买的大包小包装进车后备箱,忽然发现这微雨中的湖光春色十分不错:“时间还早,我们走一走。”????春燕斜掠,春雨连绵,新柳抽出嫩芽,微风送来泥土芳香。行走在徐州的春景中,仿佛也融进了这副烟雨江南的水墨画中。????江易然一手撑着伞,一手牵着沈竹,十指相扣,心也紧密相连在一起。????沈竹:“我没有想到,还有机会和你并肩站在一起。”????江易然道,“我也没有想到。”????沈竹:“老一辈的人都说,人这一辈子总要吃苦,要么先苦后甜,要么先甜后苦,我想我已经把苦都吃过了,以后的生活应该都是甜的了。”????江易然面色淡然,手却握得更紧了,加重语气道,“嗯,一定会的,以后的生活一定是甜的。”????他们眼前的小径仿佛也是人生道路,曲折起伏,有灰暗,有阴霾,有坎坷。无数次沈竹想要放弃自我,可冥冥之中有股信念支撑着,她不能倒下,她要往前走。????所以,她从灰暗中走出来,前方是柳暗花明,是一直爱着她的人。????对于未来,他们依旧是未知的,可他们不再迷茫。年轻时的桀骜轻狂随着青春流逝,沉淀下来的,是扬帆远航的勇气和信念。????未来,又是一段新的路程。????很庆幸,全新的道路,她不再是一个人。????——全剧终——